网易首页 > 网易新疆 > 正文

记者亲历:新藏线上的“天路巡逻”

2018-10-31 17:48:13 来源: 新疆法制报 举报
0
分享到:
T + -
记者亲历:新藏线上的“天路巡逻”

蜿蜒在群山之间的新藏公路是许多极限挑战爱好者最想征服的道路,俯瞰新藏线,是无人区里最壮美而险峻的风景线。

  国道219线新藏公路,之所以被冠以“天路”的美誉,源于它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公路。同时,也是唯一一条连接新疆与西藏的通道。

新藏公路贯穿世界屋脊,平均海拔4500米,空气中含氧量不足平原一半,气候恶劣、植被稀少,全线几乎所有路段均为高寒缺氧的无人区,常年平均气温在零下20摄氏度以下。

这样一条铺设在磅礴群山中的“屋脊天路”,有四分之一在新疆境内,且全线最险峻之处正是新疆这663公里路段。

“库地达坂险,犹似鬼门关;麻扎达坂尖,陡升五千三;黑卡达坂悬,九十九道弯;界山达坂远,伸手可摸天。”一段当地人的顺口溜,将新藏公路(新疆段)这几座最大达坂的概况,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保障着这样一条特殊公路平安与畅通的可敬群体,是喀什地区叶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“天路交警”们。按照平均每月巡逻2次,一次往返1300公里;救援、事故处理每月2次,一次往返700公里的均值来计算,一个交警组一年仅进山所行,就接近五万公里,相当于绕地球一周多。如此震撼的数字,让人们对常年工作在高海拔、地势险、路段长这样一种环境中的交警们,肃然起敬。

记者亲历:新藏线上的“天路巡逻”

叶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每月至少要上山巡逻两次,因为道路艰险,一次巡逻至少需要3-5天之久,每次巡逻,都要记录排查事故易发点和道路安全隐患点。

10月16日—17日,记者跟随“天路交警”踏上了一趟难忘的巡逻之行,采访、翻越了路况最艰险的三座达坂,不但切身感受了犹如巨型过山车一般的惊险体验,更被这支在山巅、云端默默守路、护民群体的故事而感动。

阿卡孜达板:悬崖边护你安全

记者亲历:新藏线上的“天路巡逻”

新藏公路上最险的一座达坂——阿卡孜达板,临崖公路在群山间穿梭,让人不寒而栗。

10月16日,记者跟随叶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巡逻组踏上“天路”。从叶城县“零公里”出发,经过111公里的行程,到达第一座达坂——阿卡孜达坂(俗称库地达坂)。这座新藏线上的第一个冰雪达坂,虽然最高海拔只有3150米,但却是整条新藏线上地势最奇绝险要的一个达坂,30公里路程竟有33个弯道、99处翻转。

记者体验,翻越这座达坂是最让人紧张的,全程都在不停的经过180度急弯,警车行驶在山间公路,从车窗望去,远山层叠,千沟万壑就在脚下,仿佛稍有偏差就要坠入万丈深渊。

“我第一次上山翻越阿卡孜达坂,也跟你一样,两腿发软。”叶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副大队长何海东淡定地说,这座达坂不在于高,而在于险,“因为山体小,所以盘山路的急弯多,而且这里临崖处的最高纵深高达一千米,不少路段都是90度垂直的,真的就是悬崖,加之道路狭窄,双向仅有两车道,会车时确实有点吓人,因此是最险的一段。”

回忆起在这段路上刚刚发生过的一次救援经历,何海东记忆犹新。“就在10月初,国道219线80公里的位置,一辆下山的半挂车由于一直走下坡,且不停转弯,频繁刹车,后轮着火了。接到报警,我们赶紧上山救援。”何海东说。

到了现场,发现火势不小,用尽了两三个灭火器都收效甚微,再运来又不便,他只好就地取材,用土灭火,“在这么危险的路段,为了防止二次事故的发生,处置必须快,我和同事,还有几名热心司机,一起从山边挖土,来扑灭明火,大概3个多小时之后才控制住,回头一看,大家都成土人儿了。”何海东说,因为当时工具短缺,没工具的人只能“上手”,记者依稀能从他的手指上看到挖土留下的伤痕。

伴随着何海东讲述着经历,不断的有大货车与巡逻警车交错而过,一边,几乎贴着大货车车体,另一边,是望不到底的万丈悬崖。或许是紧张的情绪掩盖了3000多米的高原反应,除了心跳略有加快,并无其他不适。何海东说,行驶在这段路,除了必须慢行以外,对驾驶技术的要求也很高。

赛力亚克达坂:陡坡上保你平安

记者亲历:新藏线上的“天路巡逻”

新藏公路上的第二座达坂——赛力亚克达坂的顶端,海拔接近5000米,含氧量稀少,能清晰的看见雪山,还能依稀望到乔戈里峰。

过了阿卡孜达坂的最高点,继续行经了一段同样险峻的盘山路,就下了山。这也预示着巡逻警车将翻越第二个达坂——赛力亚克达坂(俗称麻扎达坂)。

“翻越这座达坂,可真的就是坐过山车了,哗得一下上去,又哗得一下下来。”何海东用手比划着,打趣的介绍,虽然这段路比翻越上一座达坂要平直不少,可上山仅25公里的路程,陡然从海拔3000米升至5000米,宛如直冲云霄。同样,下山23公里的路程,又速降2000米海拔高度。

在到达海拔高度4969米的赛力亚克达坂时,记者明显感觉到了不适,气短气喘、头晕头疼,“这就是海拔迅速上升导致的,因为几乎没有给身体过度的时间,所以会不适应。”何海东安慰记者,这里高寒缺氧,空气中含氧量不足平原一半,有这些反应都是正常的。

在路程最长的这段高海拔路段中,也最容易因驾驶人的高原反应而导致单车事故的发生。“在这里发生的交通事故,9成以上都是单车事故,其中不少都因驾驶人的高原反应引发。”何海东说,常年往返新藏公路的货车司机因为熟悉、适应路况和坏境,还算好些,尤其近几年“旅游热”而被吸引的极限挑战者,有车友、摩友、骑友甚至徒步者,不适应高原环境,产生“高反”而引发的事故时有发生。

“去年,一位独自骑摩托车翻越赛力亚克达坂的外地摩友就因此失去了生命。”何海东回忆,当时,接到报警称,一辆摩托车侧翻在该路段,驾驶员也倒在路边昏迷不醒。何海东连忙出警勘查,却发现并无碰撞痕迹,也无逃逸线索,只得从伤者身上找原因。“经过医护人员检查,发现伤者是由于严重的高原反应而导致了晕厥,因此摔下摩托,最后抢救无效死亡。”

对此,无数次穿越赛力亚克达坂的何海东只要上山,就不停的对往过司机普及自己的经验之谈:“高原反应会让大脑缺氧而行为迟钝,有点像疲劳驾驶,还是很危险的。如果是第一次前往新藏公路的驾驶人,在出行前应备好‘高反’的药品。行驶在这一路段时,一旦有不适,切勿坚持上山,一定要及时撤返下山。一般轻微的高原反应,只要海拔低下来,就能缓解。”

柯克阿特达坂:尘土中助你力量

记者亲历:新藏线上的“天路巡逻”

在黑卡子达坂的”土路“上孤独巡逻的警车。

记者的感受是,翻越过赛力亚克达坂之后,几乎没有过度,就又踏上了第三座达坂的登山之行。

这座达坂便是柯克阿特达坂(又名黑卡子达坂),海拔4909米,登顶达坂后,整个下山的7公里道路由于路面为融冻层观测实验路面,因此无法铺设沥青,为新藏线唯一一段“土路”,“融冻路面,通俗说就是反反复复融化又冰冻,所以没办法铺沥青,夏季气温相对稍高一些,就尘土飞扬的。”何海东现场教学。

果然,进入这寸步难行的“下山7公里”路段,道路颠簸,路面上布满了黄土和砂石,已看不出半点路的模样。过往大货车扬起的土灰弥漫在空中,尤其错车时,能见度几乎为零,只要车辆迎面而来,经验丰富的驾车民警赶紧刹车停靠,等待对向车辆驶过,才继续行驶。

“在这样路况不佳的路段,车速最快不过20(公里/小时),反而不容易发生交通事故,但故障车辆倒不少。”何海东正说着话,就看见一辆停靠在路边的半挂车,连忙示意警车停至安全处,下车查看。

记者亲历:新藏线上的“天路巡逻”

  叶城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每月至少要上山巡逻两次,因为道路艰险,一次巡逻至少需要3-5天之久,每次巡逻,都要记录排查事故易发点和道路安全隐患点。

“搓板路把轮胎摩爆了……”一脸灰尘的驾驶员指着车子的左前轮,显得十分懊丧。何海东没过多询问,先是指挥司机将车挪移到相对安全的地方:“这后面就是个急弯,你停在这里不行,太危险,往那边走……”

随后,何海东赶紧从警车上拿出工具,帮助驾驶员一起更换备胎。攀谈中得知,驾驶员运送物资前往阿里后,此行是空车返程。“估计是这一路轮胎磨损不小,走到这里就突然爆胎了,我也没敢再往前走。”驾驶员很感激何海东的帮助,一再道谢。

近半小时后,备胎更换完毕,何海东一抬头,记者看见他的鼻孔和眉毛都灰蒙蒙的,连忙递给他一张湿巾纸,他倒显得无所谓,随意一抹:“没事,没那么娇气,我们在这段路经常碰到故障车,都会帮一把。”

“你写稿子的时候,一定要帮我提醒驾驶人,黑卡子达坂这段路,地理坏境恶劣,一遇到雨雪天气,特别容易发生塌方 、山体滑坡等意外,驾驶人一定要谨慎慢行,如与大货车错车时视线受阻,最好停车避让。”何海东认真的对记者说。

张缓缓 本文来源:新疆法制报 责任编辑:张缓缓_wlmq99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军事
  • 汽车
  • 房产
+ 加载更多新闻
×

那些懂得投资自己的人后来怎样了?

热点新闻

态度原创

精彩推荐
海淘品牌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x